每一位外婆都是盖世英雄

Ariel Jiang



        “溜溜,今晚和小姨一起睡好不好?外婆今晚不和你睡了!”睡前,我常常会捉弄一岁半不到的小外甥。每每如此,小外甥就会慌张地扭着脖子找寻外婆的身影,要是没瞧见,准会焦急地哭着要外婆。然后,祖孙俩就窝在被窝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我听不懂的话语,乐此不疲。

        我总是笑我妈说:“我这一辈子都没他这么好的待遇,我们小时候你可不这样待我们。”我妈倒是淡定,头也不抬的回应:“知道什么是隔代亲吗!”

        我感概:“有外婆真好啊!外婆当年也这般喜欢我们不?”“哪有外婆不喜欢外孙的!”我妈语气毋庸置疑。

       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外婆去世了,现在几乎是想不起她的模样来了。印象中的外婆,就是那个时代典型的农村老妇,不苟言笑,总是忙来忙去的。即使寒暑假去外婆家,外婆也表现得很冷淡,所以我一度以为外婆是不喜欢我们的。
        
        我抱怨外婆不像人家的外婆那样疼我们,我妈总说,外婆就是不会表达而已,我们小的时候,好几次,外婆一个人走好几里路给我们拎来好吃的、好用的,因为大人都上班,我们上学,外婆每次来都把家里能瞧见的活都做了,把东西放好,就沿着小路独自回去了,连一口饭也顾不上吃。我妈描绘的这一幕总让我想起前几年看过的一部韩剧《请回答1988》里面的场景。

        电视剧里,善于的妈妈是一位单亲母亲,为了不让来看自己的母亲担心,她向邻居借来米,借来满满的煤球,借来好看的衣服、昂贵的化妆品,以为这样可以天衣无缝地瞒过自己的母亲。然而母亲就是这样神奇的存在,不管你掩饰得多好,她一眼就能看穿你盔甲背后的柔软。在善于外婆匆匆离去后,善于妈妈发现了外婆悄悄留下的钱,电话里外婆嘱咐女儿要对自己好一些,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善于妈妈紧握电话,泪水奔涌不停地呼喊着“妈妈、妈妈。。。”,此时旁白字幕显示:我听说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到了妈妈的年龄,妈妈依然是妈妈的守护神,妈妈这个词,只是一叫,也触动心弦,妈妈,依旧力大无比。

        这让我想到一句网上流传的话“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即使是语言不一样、文化不一样,母亲对女儿的爱却永远是那么相似,永远那么细腻无声,却是那般的铿锵有力。

        有时你顽皮闯祸,面对父母的批评与责罚时,外婆总是我们的避风港,她总会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你,控诉妈妈:你小时候不也是这样的!最后你胜利了,妈妈负气无奈地走开,此时外婆会用她的方式告诉你怎么做才是对的,她也会指责你、批评你、责罚你,但她仍是你的战友。就像《外婆的道歉信》里爱莎的外婆一样,爱莎眼里外婆是一个古怪而疯狂的存在,但是爱莎最爱她的外婆,因为作为爱莎唯一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外婆永远是爱莎的战友,外婆可以为了爱莎去跟全世界拼命,为爱莎创造了一个只属于她和外婆的童话世界,发明了只有她俩才能明白的秘密语言,并且在得知自己将不久离世后,外婆还用她特有的方式为爱莎守护了一个童话世界。

        每一位外婆都是盖世英雄,她是妈妈的守护神,她是孩子的超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