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做梦都在“池子”上奔跑的姑娘

Vivid Zhao



        从不敢承担到不辱使命

        2017年1月,协赛台州工厂全面接管了啤酒厂废水处理系统运行工作,故事即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当然,全面接管废水系统运行对协赛来说,是一大利好消息,其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一方面既有利于提高我们项目运营的整体统筹能力,另一方面还能有效确保我们的产品品质和产量。

        在整个项目运行中,废水系统管理是尤为关键的一环,来不得半点马虎,其主管岗位的重要性则更加不言而喻。那么这个岗位人选究竟是紧急招聘、厂长兼任还是内部提拔呢?紧急招聘需要对废水处理系统有比较长的时间来熟悉,是否能胜任还需要考核确定,时间成本比较高。厂长兼任也有不现实的地方在于目前公司操作工也是新来的,管理上还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而内部提拔只有一个人选,那就是Ariel。Ariel入职三年,担任实验室主管,对废水处理系统比较熟悉,问题是她是个女生,还没有领导经验。

        一开始和Ariel谈岗位调整的时候她也是拒绝的,理由有很多,操作废水处理系统的都是男人,不知道工作怎么做,没有经验可以参考,岗位责任太大难以承担。这个时候就需要集团鲜活的例子来增加Ariel的信心了,我给Ariel讲了Iris的“孙拉拉”升职记,遇到工作调整时候积极的态度。讲了Inkera主动请缨,接过了中心实验室的管理工作。Ariel终于还是不太坚定地说,我尽我最大努力。

        在过去一年的工作中,Ariel确实付出了很多,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并且越来越多地发掘出Ariel担任废水处理系统的优势。废水处理很容易被理解为很简单粗放的工作,尤其是一帮大老爷们儿操作得时候往往很随意,操作得熟练程度主要靠经验的积累,不能形成SOP。废水处理系统巡检往往看心情,有时候做很多无用功,该巡检到的地方又经常漏检。Ariel担任领导职务充分发挥了女性工作踏实、细致认真、责任心强的优势,并把这些性格优势传递给操作工。

        以勤补拙,刻意练习

        如果说上面提及的内容是性格原因,机会原因,每个人都会做到的。那么,接下来我要描述的事情就是Ariel自己的品质了。

        在初任废水系统运行主管的时候,Ariel需要对废水处理系统运行有个全面的统计,并且具体到每个泵、每个阀门、每个风机的运行,还需要具体到每个参数变化对应的设备调整。这是一套系统,不是简单的某几个设备,虽然之前废水系统运行也有参与,但是没有系统的概念。废水处理系统没有操作SOP,没有巡检点检表,没有夜班值班记录表,新来的操作工在值夜班的时候非常摸不着头脑。

        可以说是在一张白纸上画画,用非常短的时间把所有工作理顺,总结成文件的总设计师就是Ariel。我把Ariel是怎么把工作一点点落实总结为八个字,即:以勤补拙,刻意练习。

        在没有经验可以借鉴的时候,Ariel的要求是每做一个操作调整都要把所有的参数记录一遍,这种记录是异常繁琐的。举个例子,如需调整曝气池一个曝气阀门的开度。按照正常的思路想,只要确定进水量是不变的,记录曝气池DO变化就可以了。Ariel的要求没有这么简单,在调整之前要把调节池pH、缓冲罐pH、初沉池pH、调节池液位、事故池液位、进水量、各个DO、回流量等等,在记录表格上一横排所有的空都要填满,填满之后再去调整曝气阀门。实验室常规检测也是如此,所有的废水指标,曝气池参数全部检测,夜班没办法检测就准备了大量的瓶瓶罐罐,要求装好样品,放到冰箱保存等白天检测。如此频繁的,有时候甚至是无意义的点检和检测直接带来的后果是工作量很大。“小短腿倒腾得快”,这是Ariel自己说的,当时白班废水处理系统没有操作工,riel要自己跑上跑下,跑来跑去,风里来雨里去,冒酷暑顶严寒。夏天的正午没有一丝风,Ariel顶着渔夫帽从曝气池上走下来,脸蛋晒的通红,后背上淌着汗把衣服都浸湿了,在空调房里明显地能看到全身在冒水汽。我也有同样的经历,曝气池上面的温度有40多度,穿皮鞋上去能把皮鞋底的胶都化了,加上曝气池露天曝气,翻腾的水花带出来全是水蒸气,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从池子上下来之后全身的衣服湿哒哒地贴在身上,更难过的是内裤也湿了,浑身不自在。走进空调房冷气吹在身上,稍微多待一会儿就冷得想哆嗦。等到冬天的时候,曝气池在山坡上,没有半点遮挡,风呼呼的吹,伸手取了水样手是湿的,真想把手上的水在衣服上蹭吧蹭吧踹口袋里,尤其是二沉池取样之后取样管壁上的水会顺着胳膊流道袖筒里,异常酸爽。什么刮风下雨的天气都算小事情了,就这样的工作环境,这么频繁的工作内容,Ariel一直坚持下来了。

        坚持下来是有什么动力吗?肯定是有的。我刚刚说了如此频繁地,有时候甚至是无意义的点检和检测直接带来的后果是工作量很大,那是还没有说好处嘞。

        首先,很容易形成一个系统的概念,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对废水处理系统没有全面了解的情况下这种工作方式特别有效果,特别不容易出错,对于出现的状况很容易分析原因在哪里,我操作哪个地方之后出现的状况,多久出现的状况,这种状况又是通过操作什么纠正过来了,纠正之后有没有出现新的状况。

        其次,牵一发而不动全身。就像是装饰一棵圣诞树一样,树干就是那个系统,从树干上分出来的每个树枝又是每个小系统,需要点检和检测的项目就是树枝上挂的装饰品,分出来小系统之后可以把对应的点检和检测项目挂在这个小系统上。工作有了条理,工作内容得以简化,SOP就是工作细分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做出来的。
 
        再次,身体动再去揪毛发。废水处理系统不是一个稳定的处理工艺,废水的浓度和成分经常不稳定,水量的多少也随着啤酒厂产量淡旺季变化,曝气池温度随气候升高和降低等等。有时候出现一些特殊情况,废水处理也不能停车检修,是要连续运行的。例如:啤酒厂排放特殊废水没有给通知,某个设备使用过程中坏了,生产设备检修不能排菌液等等。这样周期性的事件需要阶段性调整,突发事件需要临时调整。怎么调整效果最好,怎么调整损失最小?每次有关于运行的会议,不管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Ariel都有一个备忘,并跟踪结果。某某有什么建议,某某某又是什么建议,最后采用了哪个方法,效果怎么样。这样积累经验,也是修订SOP的重要依据。8月份的时候,Ariel外调山东做新项目开发试验,废水处理系统出现了问题,Ariel赶紧回到天台并在第二天就向我汇报要20天完全恢复。我和Ariel说过废水处理系统就是你的一个病人,尤其是去看中医的时候,一个病人往往去找自己熟悉的那个大夫,因为你只要往他面前一坐,大夫猜你得了什么病基本八九不离十。这也是为什么去看大夫的时候,大夫要问病人病史的原因。迅速找到症状,确定解决办法,你就是这个废水处理系统的好大夫了。

        一股拗劲闯职场

       这个特质是不多得的!怎么理解这个“拗”呢?工厂厂长Eric说她身上这股“拗”是狠劲、一丝不苟、不服输、追求高品质蛋白的精神。

        从啤酒厂接手废水处理系统之后,加酸频率的调整也由我们全权负责。在此之前我们也调,啤酒厂的人也调,调来调去一直没有稳定的结果。加酸频率对菌泥品质的好坏非常关键,需要调整加酸频率的起始点,调整每个频率的加酸量。自从负责废水处理系统开始,Ariel就亲自调整加酸频率,同样的每次调整都有记录,调整后跟踪效果。根据效果继续进行调整,再看效果。如此反复。直到最后,非常肯定地拿出加酸频率调整表格。类似的工作方式,我也对别的岗位提过要求,比如加干粉的频率调整,和生产主管、操作工都说过记录频率、总质量和时间,我们可以计算出每个频率的添加量,比如酶解工段物料水分不一样导致的料仓液位变化要进行记录。但是执行得都不是很好,要么就是没有坚持下来,要么干脆就没有记录,而是凭个人感觉而定的。回答这些记录的数据往往带有“差不多”、“估计”这些含糊其辞的字眼。由此可见Ariel的这个“拗”是多么难能可贵。

        一次和Mark聊天,谈到为什么中国人对物料颜色的差异这么在乎,而哪怕拿一个黑色的产品给外国人他也不会惊讶地说“怎么这么黑呀”!最后讨论的结果是我们中国人更注重感官的判断,而不重视检测数据。那个郑人买履的故事应该改为“宁信足,不信度耶”。拿到一个新的样品,我们更愿意相信闻一下,哪怕沾手指头上尝一下的判断,也不愿意对检测数据认真地研究研究。再一个结论就是数据的分析不够,不能通过数据形成认知。当我们有一定数量的数据积累、对比、分析、总结、测算之后,我们才可以形成一个公式或者类似公式的东西,进而判断好与坏,进而分析哪些数据背后的因素是需要改进的。我们在生产的时候,也会记录数据,抄表。但是谁负责分析呢?很遗憾地告诉大家是没有的。哪怕说每个月的生产例会有数据分析,也是财务为了结算能耗和原料消耗计算出来的。说一个很现实的例子,开12次生产例会至少有11次工厂都会时不时地加一句“这个数据是不准的哈,因为……”,借口总是有的。

        分析数据是个很幸福的事情,如果你觉得痛苦,一定是还没等到黎明到来。刚刚接手废水处理系统,进出水水样每天要取3次,混合后再做检测。为了减少工作量,我们把曝气池从前到后分成5段,分别取样检测出水,多次重复之后确定出水一天检测一次就可以了。进水也是同样的,最后得出判断当蓄水池液位变化在0.5m以下,进水检测的水样每天只要一个就可以了。再后来,确定淡季出水2天检测一次,出水COD指标3天检测一次等等。工作量是成倍的下降。有一次,有人和我说现在化验室懒得样品都不去取了。我说对呀,懒得很有资格啊!

        难道Ariel就真的懒,或者说现在工作不饱和了吗?去年年底,Ariel找我2018年要求多参与研发试验。当时给我的感觉是Ariel的能力提高了,首先表现为能用更短的时间完成现在的工作;其次是工作积极性高,愿意承担更具挑战性的工作;再次是自信心增强了。

        于是我就在想,大道理是看了很多,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为什么我们很多人的工作还是没有越做越轻松,越做越喜欢呢?是不是我们的工作目标不明确。就拿6S管理来讲,老是讲工厂的6S做得不好的地方往往是领导去检查的时候发现的,那天天待在工厂的人就发现不了吗?之前Jason去工厂的时候说了一个成语:熟视无睹。比如说一个柜子很乱,第一天看到很乱想着整改,第二天看到想着整改,第三天想着整改,等一星期之后看着就习惯了,也就不会去想着整改了。如果有一个确切的目标是不是会好很多?比如在这个柜子上挂一个整理得最好的照片。降低检测频率的那个时候,Ariel向我申请买一台水浴振荡器,为了酶解小样的时候方便。我回答说拿检测省下来的钱买,目标清晰到只要省出3000块钱就可以了,方法就是降低出水的检测频率。废水处理系统生产的菌泥指标也是如此,当我对蛋白的要求是越高越好的时候,工作是没有目标的。当目标具体到蛋白达到45%的时候,工作就张弛有度了,大于45%会有成就感,低于45%就会赶紧紧张起来。

        永远不要满于现状

借着宣导Ariel的事迹,我想借此机会谈谈自己的感想。都说一个篱笆三个桩,在引导Ariel工作的过程中有很多人都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同样Ariel也成就了很多方案的实施。因为一项方案的提出都是有依据的,经过缜密思考的,当执行层面没有做好的时候,方案很容易就流产了。Ariel拿到了亘泰之星,是因为她的领导在安排工作的时候越来越轻松,她的下属在执行工作的时候越来越明晰。

        那Ariel的工作是不是做到完美了?答案是否定的,Ariel只是比别人做得好那么一点点,而且到现在还坚持做得再好那么一点点。

        我们向亘泰之星学习,可不可以就学这个一点点的精神。当我们发日报计划明天的工作的时候,比如布置粉碎任务的时候,把“今天白班A班粉碎”先改为“今天白班A班粉碎3吨”;当我们在给包装袋贴标签的时候,先把标签完全贴在粘贴框外面的事情杜绝掉;当我们在做PPT的时候,先确保没有错别字等等。

        当我们有了把工作做好一点点的精神之后,我们还会对工作任务的升级而畏惧吗?我们还会对工作怎么做好找不到方法吗?我们还会对工作中不好的方面熟视无睹吗?早在很多年前,我父亲和我讲过做一个“1.1”的人,这是起源于数学概念的乘法迭代效应,每天做0.9的人终将是0,每天做1的人最后还是1,只有每天做1.1的人才能做到无穷大,迎接命运的垂青。

        再次恭喜Ariel获得亘泰之星,相信Ariel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优秀品质,一定还会获得亘泰之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