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路

Ariel Jiang



        “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
        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
        微微笑 小时候的梦我知道,
        不要哭让萤火虫带你逃跑……”

        听着路过的商店里播着周杰伦的《稻香》,我开始想念家乡的稻田,参加工作以来,我已经多年未曾见过家乡金黄色的稻田了。家乡的四时之景,已只停留在了每年的金秋十月以及充满喜气色彩的春节时分。这首歌勾起了回家的强烈愿望,我想回家,想去看看此时此刻的家乡,是否仍是记忆中的那般模样,请好假,匆忙买好车票,踏上回家的列车,没有任何行李——家是唯一不需要携带行李的地方。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时,我轻身起床。晨曦中,乡间田野间弥漫着层层薄雾,小径两旁满是被水珠压弯了枝干胡乱倾倒的杂草,脚步扫过之时,露水顺势浸入裤腿,清凉之感顿时袭来。未修葺过的橘树也侵占小道的上空,稍有不留意,准会被横生的枝桠半空拦截。虽未被精心照料过,但树上的果子长势却毫不含糊。我跳起来抓住枝干用力往下拽,摘下两个橘子,犹如小时候一般左右裤兜各放一个,在松开树枝的一瞬间,飞速向前逃跑,以免被树枝抖落的水滴淋个痛快。

        虽是清晨,田野间已有耕作的身影,我从裤兜里拿出一个橘子,慢慢地剥开橘子,悠悠然地在这条熟悉的乡间小道上游荡着,一条条交错的田埂将整片稻田不规则的分割开来,水田中金黄色的稻穗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耷拉着成熟的脑袋,稻草上的露珠在透过雾气的阳光下闪着光耀。踏入还未彻底苏醒的田野,惊扰了其中休憩的小动物,受了惊的昆虫们惊慌逃窜,慌不择路者直接朝着我的身上扑来,本能的躲避却不小心一脚踩空跌入了稻丛中,弄得有些狼狈,还未入口的橘子也顺势落入泥潭中。狼狈的我拎着湿哒哒的鞋子来到旁边小水塘,坐在熟悉的石阶上凝视着这池与我颇有渊缘的水塘。

        读小学的时候,总喜欢跟村里的小孩一起回家,一路上打打闹闹的,冬日的一天,在打闹过程中,一不小心踩在湿滑的青草上,仰面跌入了池塘中,都是一群小孩子,当场都给吓懵掉了,围着池塘打转就是不知该怎么办,住在池塘边的一位婆婆听着吵闹声,探身出来察看。我记得当时她随手抄起一把铁锹,一边大喊着一边蹒跚地朝池边冲过来,身子趴在池边让我紧紧抓住铁锹,自己死死拽住铁锹的另一头不让我往下沉,朝着村头一直呼喊着,不一会儿,村里赶来的大人把我从水中拉出来。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因为书本全部打湿了,家长默许我不用写家庭作业,我没有被老师批评,特别开心。现在,池塘边的那座房屋已经荒废了,那位婆婆也已经去世多年,一直没能跟她说上一句谢谢,真的很遗憾!
将兜里的另一个橘子剥开,把橘皮扔向水里,橘皮的油脂在水中一层层地晕染开来,这是童年时候喜欢玩的事情之一。

        每次在乡间小路上游走的终点站都是我家的水田之处,听我爸养的鱼儿在水稻之下翻动激起的阵阵水声。我爸除了抽烟、喝酒以外的唯一兴趣就是爱在自己田里养鱼,而且不管晴天还是雨天每天总会来看一次,围着田埂转悠一圈。当我在家时,总会有一天跟着我爸一起过来看看,一路上他总会找很多话题聊,总是说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人,不知道的事情,他总以为我还记得谁是谁,每次我都假装自己知道,声情并茂地附和着,他便越说越开心,而且每次都会给出一些具有教育意义但我并不认同的观点,以前我特别不喜欢跟我爸聊天,不喜欢他的那些大道理,曾经还因为他那些过时且毫无意义的观念跟他争吵过。可是我现在并不想这么做,不是我接受了他的观点,是我接受了那一份包含在话语里的关心,我也很想让他感受到,他的话语在我们心中很重要,他在我们心中很重要。我爸要是说起他养鱼,就像是一个在炫耀自己玩具的小孩子,会跟你说自己又买了多少条什么品种的鱼,因为什么原因鱼死掉了,现在长了多少,每天自己都喂什么样的鱼饲料,如果此时田里的鱼刚好跃起,他会情绪激动地指着那边不断重复:“看见了吗?多大一条!等你下次回来就可以吃了。”这么多年了,我爸每次都说我回家后就给我抓鱼吃,结果总是这样那样的原因,我始终未曾尝到,也始终充满期待。

       晨雾已散,阳光瞬时倾泄而下,洒在斑驳的白墙上,衬得整个村落十分静谧。房屋角落处的一株木槿正开得欢,怒放的花朵堆满了枝头。虽然在很多城市很多地方都看到过很多漂亮的木槿花,但在我眼里依然这株才是世间最美的,这是我唯一种下的树木。我从小孩子长成了成年人,她由一株小苗变成了一株枝桠繁茂的大树,她对我来说,就犹如小王子的那朵玫瑰花一般,在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就连小外甥也会指着木槿树说这是小姨的。我们也会调侃自己是如何“完美”地躲过成为“拆二代”的机遇,但我却很庆幸我们的完美避开。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保留着我们曾经生活的痕迹,若是拆毁了,我又将在何处去找寻那些回不去的时光,又有哪些事物能证明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家乡的这条路是我一辈子都走不完的路,过去的我在这条路上探寻,探寻新鲜的世界,将来的我在这里追寻,追寻曾经探寻世界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