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父母 需要时不时给自己喂颗“糖”

Sherry Yuan


        我养育你,是因为,而且只因为,我是你的母亲,我爱你,我要你幸福,而不是成为我心中的样子,我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我自己去完成,你只对自己负责,用你自己喜欢的方式过好一生,这才是真正的爱。
——《无条件养育》


        两娃开学,自此家长会、作业、重新或新进活跃的各种群,以及再次作为小一生家长对老师们各种“规矩”的奉令惟谨……林林种种,纷至沓来。

        上班给老板汇报下班给老师汇报,成了开学后的日常“两山”,我在工作劳形和生活忙乱里不敢有丝毫懈怠。正当脑力、体力不支,辛苦对抗不时探头的“焦虑”时,周末,就及时地闯入了。

        秋日舒爽的午后,看看书弹弹琴,听娃们嬉闹的欢语,看日光穿过晾晒的大大小小的衣服落在地上的斑 驳和里面安睡着的猫猫狗狗,心底的满足感酥酥麻麻地泛起传递全身,瞬间就又满血爱上了鸡毛丛生的生活。

        想想人心的承压力和包罗力真是潜力无穷。从带一个娃,到两个娃,加个宠物,到再来个宠物,这些年,父爱母爱泛滥的我和程先生不断地挑战自己的精力维度,在忙忙碌碌里收获了很多乐趣,当然也没少因人事的繁复累过、吵过,然后快速自愈、恢复战友情谊,联袂战娃。

        自打妹妹升小学以来,日子过得更紧凑了。陪作业真是件大事,原来只弄哥哥的作业,两人还有个分担,现在一人一个(无出差、无加班的情况下),想偷懒都没机会了。作为零起点孩子的父母,虽然在娃面前努力表现出对他们学习能耐的无比信任,但是内心无数次翻腾起的抓狂真是心里有十面墙都可以撞穿。每每夜半无人私语时,老父老母深入贯彻执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后执手相看泪眼,互道珍重,决心翌日更为人道更为有爱不再内外分裂。其实,有时候,挺难的。

        大学时,读卢梭的《爱弥儿》,我立志以后要让自己的孩子顺应天性自然发展;怀哥哥时,看龙应台的人生三部曲,想我以后也会像她那样保持和孩子一样的高度来看世界;生完妹妹休产假时,一字一句咀嚼完池莉写女儿的文字《立》,依然相信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对孩子们“没有任何要求”的母亲……

        可是,所有的“自以为”都在孩子们升入小学后被狠狠冲击了。本来坚持零起点的初衷,一是因为对孩子们学习能力及学校零起点教学的深信不疑;二是希望孩子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赶上差距后获得学习新知的自信。但是其他问题也随之而来,先说哥哥,入学时大部分同学都提前学过英语和拼音,慢热型的哥哥适应及追赶的过程花了近一学年的时间。妹妹的自觉性和上进心强于哥哥,我想应该能大大短缩这个过程,然而入学后,个性好强的妹妹好几次因为总是记不住“别的同学都知道的”课本单词而着急抹泪,也会因为英拓课听不懂外教的意思“没办法举手发言”而苦恼。

        在陪伴这俩“小白”上路的过程中,心情就如过山车,喜怒就在一线间,为了不至于炸毛,常常不得不用上“诱骗”、“恐吓”之粗陋大法,而像只连自己都厌烦的苍蝇似的跟着后面各种催促的情况更是不胜枚举。

        那么怎么办呢?总不能憋出内伤,伤及无辜。

        首先,思想上的确不能放弃,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不指望他们以后成龙成凤光耀门楣,至少得自己能讨得饭吃,所以我就心安理得地把做作业做睡着了的胖哥狠狠拍醒继续写,把手工迷妹妹书桌上所有手工工具全部收进储纳盒(此刻感觉自己严重背离了顺应天性发展的初衷)。

        其次,手段上得适可而止。每个孩子个性不一,成功的教育基于因材施教。方法手段五花八门,但是再有效的方式方法还是需要进退有度。妹妹班上第一天回家作业(其实就是很少的一些听说练习),就有位妈妈让孩子做到了凌晨两点,群里一说引众哗然,有怼的有劝的,该家长理直气壮引证据典阐释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之理论依据,我只想说我无比心疼这孩子。我情愿孩子第二天因为没学会,自己去面对老师承担责任,也不想他被剥夺正常的睡眠和生长时间。

        然后,特别重要的是,我们作父母的,心态上一定得摒弃完美主义。记得大学毕业那会儿写同学录,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好几位同学包括室友给我的一条建议大致意思是,不要太追求完美,否则会让自己和别人太累。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认真反思过这个问题,而真正能客观审视和掌控这个度的还是在因为这个情结经历过人生的“回击”之后,特别是一次生产之后的消沉时光,那时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跟自己和解,去接纳人、事的无力和遗憾。后来明白了,无论工作、生活、带娃,我们都应该学学小米的迭代思维,允许有所不足、允许试错、持续改善,面对孩子的成长,同样如是。

        还有一点想说的是,为人父母,不仅要懂得适当激励孩子,还要不忘常常给自己加点“糖”。之前一个朋   友说到,她每天陪娃作业陪到焦虑,就在一旁猛刷淘宝,力所能及地给自己买点喜欢的东西,然后又能心平气和地陪下去了,或者穿一件特别喜欢的昂贵的真丝家居服陪着就不想吵孩子了,因为害怕一发力河东狮吼就把心爱的衣服崩坏了。听完拍案叫绝,虽然是些“旁门左道”,但有时候,我们确实是需要把自我从孩子们身上收回来,照顾下自己的喜好,玩些“无用”之物,做些“无用”之事,如此,才能重新获得直面身心挑战的激情和甘愿被各种“暴击”的勇气。

        在陪娃学习的过程中,最大的敌人不是作业、不是我们的孩子,常常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的沉不住气、我们想要揠苗助长的冲动、我们对孩子自我成长的不信任、我们被商业化渲染的焦虑大环境下的自我安全感的缺失……

        池莉在回顾陪女儿亦池学习时,分享道:“我只是陪伴她,让她感到安全、安心。人生中会有许多关口,你不能计较它是否有道理,你没有时间去抱怨它,总之你就是必须过关!” 亦池的成长也确实诠释了妈妈所说的,能够扛住压力用合适孩子的方式教育孩子就是福气!

        最后,愿每位陪学中的爸爸妈妈们都会心疼自己,善待自己,这是为父母不易之路上的一贴良药,更是陪学途中的一剂强心针。